徐州律师新闻
联系我们
您的位置:首页 > 徐州律师新闻 > 法律新闻法律新闻

棍棒之下出孝子竟然把11岁的女儿打死律师看如何定罪

作者: 发布于:2014-5-29 8:01:37 点击量:

棍棒之下出孝子竟然把11岁的女儿打死律师看如何定罪

  【回顾案情】

  前天晚上10点多,浙大一院紧急接诊了一个11岁的女孩。女孩全身有勒痕,整个人已失去意识。医院叫来所有值班的医生,奋力抢救。

  而抢救室门外,一名中年男子趴在地上,抱头痛哭。原来男子是女孩的父亲,因发现女儿抄人家作业,竟将女儿吊起来暴打。

  从浙大一院转到省儿保,经过十几个小时全力抢救,这个花季少女还是于昨天下午2点30分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从前天晚上8点半,女孩遭爸爸体罚开始,到昨天下午离世,这18小时过得如此漫长而沉重:一条鲜活的稚嫩生命就此夭折;一个四口之家从此支离破碎;一个眼泪与忏悔交织的不幸故事,在这个暮春猝不及防上演,又以悲剧匆匆落下句点。

  漫长又沉重的18小时

  小女孩怎么会伤得这样重?

  “被我打的。”跪在急诊抢救室门外的男子小声说了一句,让在场的人纷纷皱紧了眉头。

  男子姓张,看上去40来岁,是小女孩的亲生父亲。

  为什么要打孩子?张某沉默了好一会儿,说,“她抄作业。”

  在张某断断续续的描述中,事情的大致情况渐渐明朗起来:5月19日晚上8点30分左右,张某发现女儿抄袭同学的作业,一怒之下把女儿拉到了车棚里吊起来打,但是双脚没离地,先用草绳勒住脖子,接着用另外的绳子打……

  为什么打得这么重?张某说,只打了女儿屁股和腿部。打了几分钟?张某说只打了1分钟,“打完后,我把她的双手反绑,让她跪地体罚,就管自己出去了。”

  抄同学作业,爸爸把女儿吊打体罚

  当晚9点12分左右,张某从外面回来,来到车棚时大吃一惊:女儿已经满脸发紫倒在地上。

  试了试呼吸,张某吓坏了,女儿的呼吸已经停止。随后,女孩被紧急送往浙大一院抢救。

  于是,就有了本文开头那一幕。

  张某来到医院时,身上还穿着保安服,脚上一双凉鞋,他始终趴在地上不肯起身。而小女孩的病历卡上还没写上姓名,只有“江苏泗阳”4个字。

  医生多次叫张某起身,他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,双膝跪地,正对着急诊抢救室的大门,朝里面不停地跪拜,好几次欲言又止。他表情痛苦,头磕在地上,双手捂脸大哭。

  围观的群众纷纷叹气,还有不少人责备张某:现在才知道后悔,还有什么用!

  5月19日 21:12

  回家发现女儿没了呼吸心跳

  女孩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,她幼小的生命定格在5月20日下午2点30分。

  “怎么……还是走了。”一名女老师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口,哽咽着喃喃自语。

  好几个女孩的亲人哭作一团,紧紧抱在一起。女孩的母亲头发凌乱,双目无神,怔怔地坐着一动不动,脸上写满了绝望与疲劳。

  医院里弥漫着沉痛、伤悲,一切,几近窒息。

  下午4点07分左右,女孩的遗体被一块银白色的布裹上,慢慢地从病房里推了出来,孩子的妈妈和亲人们一路紧跟不舍。

  相对于宽大的病床,11岁的孩子身体显得有些单薄。经过两个走廊,孩子要被推走了,孩子的母亲终于忍不住悲痛,嚎啕痛哭。她双手紧紧抓住孩子的遗体,阻止她被人推走,用尽气力。

  就这样,一个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回荡在医院的房间和走廊里。

  而派出所内,女孩的父亲也已崩溃,充满的,只有无尽的悔恨。

  昨天上午10点20分,浙大一院急诊中心,小女孩仍在抢救。医院方面透露,女孩的情况还是很严重,能否度过72小时危险期仍是未知数。

  孩子的母亲守在重症监护室外,头靠在旁边的家属身上,不停落泪。周围的几位家属同样心情沉重,有的低着头一言不发,有的不停在跟医生沟通。其中一名家属说,孩子的父亲前一天晚上就被派出所带走了。

  “他(张某)平时肯定疼孩子的,孩子有时候会调皮,他会管。”张某的堂哥说,侄女今年11岁,是附近一所小学四年级的学生,弟弟和弟媳则在下城区的另一所学校打工,一个是保安,一个则是做保洁员,他们还有个小女儿,“他当时哪里想得到会把孩子打成这样,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了,可能是心里面急了,不然他宁愿自己去死,也不会这么对孩子。”

  女孩所在学校的老师也赶到医院,陪着家属们静静守候。“我知道这个消息还是今天早上。”学校办公室主任田老师说,“当时我们学校的校长、书记和她的班主任老师马上就往医院赶,饭也不吃,一直就待在那儿。”

  据田老师说,当这个消息在学校传开之后,“震惊”是老师们的第一反应,但事情的真实情况,绝大多数老师并不清楚。

  中午11点35分,女孩插着呼吸机,接着氧气瓶,在母亲和大伯的陪伴下,被转到省儿保医院接受进一步救治。

  在医院儿科重危监护病房门口,多位家属和老师哭成了泪人,孩子的妈妈几近崩溃。

  “孩子送医的时候,心跳和呼吸都已经没了,浙大一院经过心肺复苏后,孩子的心跳才恢复过来。现在她严重窒息、缺氧,整个心脏功能衰竭,还有脑水肿。”医生说,女孩的情况非常危险。

  经诊断,女孩颈部有明显淤痕,窒息时间长达5分钟,长时间窒息对她的心肺功能造成严重损害,医生还在女孩的背部发现了伤痕,“她脖子可能被勒住了,就像我们说的上吊一样,有窒息、缺氧和缺血”。

  医生表示,女孩救回来的希望很小,但还是要对她进行半小时的心脏按压。如果心脏有反应,那么还有抢救回来的希望。

  最终,医院还是下了病危通知单, 女孩的母亲瘫倒在地,连签字的力气都没有,最后只能在病危通知单上按了手印。

  5月20日 10:20

  女孩仍未脱离危险

  5月20日 11:35

  女孩被转往省儿保,医院下发病危通知单

  5月20日 14:30

  女孩不幸离世

  警方:女孩父亲已被刑拘

  昨天下午,杭州警方正式通报了该起事件情况:

  5月19日21时31分,杭州长庆派出所接110指令,报称市区某医院抢救室内刚收治一名被家长殴打致伤的小女孩。民警迅速出警赶至现场。

  经了解,受伤女孩(11岁)系附近某小学在校学生,因伤势较重,正在该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救治,尚未脱离生命危险。当晚,警方遂对其父张××进行控制。

  据初步查明,犯罪嫌疑人张××,系在杭外来务工人员。19日20时30分左右,其因对女儿多次抄袭同学作业而生气,张××于是殴打女儿,并将其双手反绑跪地进行体罚,后发现女儿满脸发紫,停止呼吸,即送浙大一院抢救,后转至省儿保救治。20日14点30分,受伤女孩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目前,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,相关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。

  律师:如何定罪

  要看主观是否故意

  那么,女孩父亲会受到怎样的处罚?对于其可能面临何种刑事指控,徐州律师认为。

  “依据我国现行刑事法律的规定,结合目前的新闻报道来看,张某最有可能涉嫌的罪名是过失致人死亡罪,这个罪名相对轻。其次有可能的是另外一个罪名,故意杀人罪,这个罪名相对来说要重很多。当然在特定情况下,也会构成其他罪名比如故意伤害等。”区别张某构成哪个罪名,主要看他的主观有没有故意。

  看张某的主观上是否故意,在法律上主要看两个方面,“从认识要素上来说,要看张某是否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引起其女儿死亡的结果;从意志要素而言,张某有没有希望或者放任女儿死亡结果发生的意愿。”

  至于如何对张某的行为定性、如何判断张某的认识及意志要素,方律师认为,还需从张某的供述、所做出的具体行为,并结合其女儿的验尸报告等其他证据来综合分析才能判断。

  徐州律师小编整理介绍。

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lixiang114.com/content/?259.html

上一篇:西雅图律师暴5名亚裔按摩师19日被判入狱服刑25年

下一篇:公安部《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》首次对“毒驾”作出解读
徐州律师二维码

首页 | 徐州律师介绍 | 徐州离婚律师 | 知识产权律师 | 徐州律师新闻 | 专业领域 | 联系我们

亲,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加关注哦!

联系人:徐州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李想律师 备案苏公网安备 32031202000194号

备案号:苏ICP备13010887号-3 网站地图

手机:15262049703 QQ:1522052516 邮箱:jslxlawyer@sina.cn

地址:徐州市复兴南路128号 徐州律师 徐州知识产权律师费用 徐州离婚律师

本站属公益法律咨询及普法网站。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有相关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告知本站。
本站审核后将立即删除,并且不对利用其内容作出的一切行为负责。

徐州律师

在线客服

李律师在线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